寧德時代,敗給了直播賣貨?

寧德時代,敗給了直播賣貨?
2022年05月01日 12:09 億歐汽車

  寧德時代,不是泡沫。

  文|梅旭康

  編輯|郝秋慧

  4月29日,#寧德時代一季度凈利潤14.93億元# 登上了微博熱搜榜。

  寧德時代本想趕在五一小長假之前,低調地發個財報,沒想到成了一時熱點。

  在一片悲鳴哀嚎中,有網友評論:做實業可真不賺錢。一家龍頭企業忙活一季度的利潤,還沒有直播帶貨賺得多。

  寧德時代受此評議,實屬心酸,畢竟其在資本市場上擔著“寧王”的美譽。

  作為新能源時代的寵兒,寧德時代從創立到成為一家市值破萬億的龍頭企業,僅用了10年時間。去年5月,寧德時代市值正式突破1萬億元,到12月份一度達1.6萬億元,距其在創業板上市,僅過去了3年時間。

  雖說高光后不久,寧德時代的市值不斷下跌,不到半年時間,其市值跌幅近7000億元。好在自4月27日,寧德時代市值開始有一定的回升,截至4月29日收盤,寧德時代市值增至9541.3億元,仍是資本市場的巨擘。

  2021年,市值萬億的寧德時代營收首次破千億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9.3億元,同比增長185.3%,雖說利潤不高,但已經超過了比亞迪、長城、吉利三大自主品牌車企在2021年的凈利潤之和。

  2022年一季度,受原材料成本上漲等因素,寧德時代凈利潤同比下滑23.6%,只夠薇婭繳納一次偷稅罰金。

  做實業,增收不增利,甚至不如直播賣貨掙錢,這對新能源產業似乎是一個莫大的諷刺。

  可無論是寧德時代,還是比亞迪、長城、吉利等車企,所從事的實業是現代工業的明珠,肩扛的是發展中國汽車工業的責任,與直播賣貨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寧德時代:感謝特斯拉

  在一季度財報發布的前一周,寧德時代發布了2021年度財報。

  數據顯示,2021年,寧德時代實現營業總收入1303.6億元,同比增長159.1%。

  其中,動力電池系統業務營收為914.9億元,占比達70.2%,同比增長132.1%;儲能系統與鋰電池材料兩項業務營收占比較小,但增幅可觀,分別以136.2億元、154.6億元的營收,同比增長601%、350.7%。

  在利潤方面,寧德時代創了新高。

  159.3億元的凈利潤,足以匹敵多家頭部車企利潤之和。寧德時代用數據證明:在新能源汽車市場,不造車,比造車更賺錢。

  在“一塊電池半輛車”的新能源汽車時代,動力電池在產業鏈中占據著核心位置,寧德時代恰是這核心位置中的領頭羊。

  根據SNE Research數據,2021年全球動力電池使用量296.8GWh,同比增長102.3%。 其中寧德時代占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的32.6%,連續五年排名全球第一。

  在新能源汽車時代,寧德時代牢牢占據著產業鏈的上風口,成為了新能源造車玩家們的忠實伙伴,如現代、福特、戴姆勒、長城汽車、理想、蔚來等車企。

  但寧德時代最應該感謝的是特斯拉。

  2021年,特斯拉成為寧德時代年度最大單一客戶,成單交付金額達130.4億元。

  美中不足的是,寧德時代的毛利率出現了下滑。

  2021年,寧德時代毛利率為26.28%,同比下滑1.5%。其中,動力電池系統和儲能系統毛利率分別同比下滑4.6%、7.5%,主要原因是原材料成本的上升。

  進入2022年,原材料成本上漲的影響持續存在,凈利潤的下滑,也主要歸因于此。

  在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響下,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下游均受到沖擊。新能源車企在紛紛漲價的同時,開始尋找更多的動力電池供應商替代方案。

  二線能源廠商,加快了追趕寧德時代的步伐。

  “去寧化”,行得通嗎?

  談起寧德時代發家史,離不開寶馬。

  “沒有寶馬,就不會有今天的寧德時代?!睂幍聲r代寶馬項目總監朱凌波曾說道。

  2011年,寶馬在中國的合資企業華晨寶馬,為之諾1E和寶馬5系插電混動車型尋找動力電池供應商,寶馬將橄欖枝伸向了彼時剛成立的寧德時代。

  當時,寶馬選擇寧德時代的主要原因,是想要選擇一個新的中國本土供應商,擺脫對松下、三星等電池大廠的依賴。

  寧德時代在中國本土一馬當先后,車企們感受到了威脅,越發不安。

  動力電池之于電動化,正如自動駕駛之于智能化,車企不會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,以免日后被供應商卡住咽喉。

  如今,寶馬的電池供應商名單里已多了億緯鋰能和瑞典的Northvolt AB等企業。

  寧德時代的諸多合作伙伴,也開始尋找“Plan B”,豐富供應商儲備庫,為加速到來的新能源汽車保衛戰備足彈藥。

  諸如中創新航取代寧德時代,成為廣汽新能源的第一供應商;小鵬汽車去年11月發布的中大型SUV G9將會使用欣旺達的4c動力電池。

  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顯示,2021年,寧德時代以80.5GWh的裝車量高居中國動力電池企業榜首,市場占比達52.1%。

  當一家企業的市場份額超過50%,這不利于市場的良性的發展,會削弱上下游企業的議價權,壓縮利潤空間,產業鏈發展也將受制于人。

  新能源催生的動力電池市場,絕不止是一個寧德時代能吞下的。

  動力電池市場涌現出了一波新勢力。它們在資本的推動下,開始發力。

  2月24日,欣旺達發布公告,其子公司欣旺達電動汽車電池有限公司獲得19家企業高達24.3億元的增資。

  本次引入的投資方中,除上汽、廣汽等老牌汽車巨頭外,蔚小理三家造車新勢力也均在列。

  3月11日,中創新航正式提交招股書,謀求登陸港交所。按照其2021年11月增資價格計算,中創新航估值約為629億元。

  此外,自2021年以來,長城汽車旗下的蜂巢能源已獲得4輪融資,累計融資超200億元,并計劃將在科創板上市。

  資本市場為中創新航、欣旺達、蜂巢能源等動力電池企業補足彈藥,對寧德時代的地位發起沖擊。

  國外動力電池企業也開始搶占中國市場。

  2021年,LG新能源中國裝車量達6.3GWh,市場占比為4%。今年1月27日,LG拆分的動力電池企業LG新能源在韓國完成上市,募資總額達108億美元,創下韓國史上最大IPO紀錄。

  車企們也明白“靠山山倒”,提升反脆弱的能力,正在加強電池技術自研。

  電池起家的比亞迪,在2021年,其所堅持的磷酸鐵鋰電池迎來爆發式增長。

  特斯拉已交付了首批搭載自產4680電池的電動車,預計到2022年年底,特斯拉4680電池產能就將達到每年100GWh,可滿足130萬輛電動汽車使用。

  吉利、長城等傳統車企也均有動力電池自研項目。

  一場“去寧化”的運動正在悄然興起。

  寧德時代仍然獨占鰲頭,但面對動力電池新勢力的圍追堵截,“寧王”也開始焦慮了。

  寧王,穩坐釣魚臺

  寧德時代深知群狼環伺。

  面對合圍之勢,寧德時代選擇通過不斷“花錢”來完善自身產業生態。

  其投資重點在于鋰電池產業,并向產業鏈上游延伸,開始介入上游鋰礦開采、提煉等領域。

  2021年9月底,寧德時代宣布收購加拿大鋰礦生產商Millennial的全部股權,作價3.77億加元。

  2021年10月,寧德時代控股子公司邦普時代與湖北宜化達成合作,將圍繞建設及運營磷酸鐵、硫酸鎳及其前端磷礦、磷酸、硫酸等化工原料;建設及運營配套磷石膏周轉場、磷石膏綜合利用項目等方面展開運營。

  “左磷右鋰”之下,寧德時代鋰電池產業版圖不斷擴張。

  自2020年12月起,寧德時代已投資超735億元擴產了6個電池項目,同時在福建、青海、廣東等地規劃了8個電池生產基地,電池產能共計接近500GWh。

  據天眼查數據,自2021年起,寧德時代投資企業已超過30家,涵蓋動力電池、鋰電池智能制備制造、芯片及自動駕駛等新能源出行領域。

  完善外部生態之際,寧德時代正在大力投入下一代電池技術研發。

  2021年,寧德時代研發費用達76.9億元,同比增長115.5%,主要研發項目包括鈉離子電池、AB電池系統、第三代CTP技術、無熱擴散技術,均是寧德時代面向下一代電池技術發展的儲備。

  鈉離子電池在低溫性能、快充以及環境的適應性等方面擁有獨特的優勢,與鋰離子電池相互兼容互補,且鈉的資源儲備更加豐富。

  寧德時代第一代鈉離子電池已經發布,計劃在2023年初步形成圍繞鈉離子電池的產業鏈化。

  寧德時代欲擴張勢力范圍,將觸角延伸至產業鏈上下游,將新能源的紅利盡可能得收入囊中。

  在獲得定價權、強化龍頭地位的同時,寧德時代也在尋求新的增長引擎。

  海外市場是寧德時代不可忽略的部分。

  2021年,寧德時代境外收入達278.7億元,同比增長252.5%。

  寧德時代的核心市場依然是中國,國內市場占其總裝機量達九成。

  海外市場的發展空間巨大,寧德時代想要繼續保持優勢,加速擴張海外業務成為必然。

  4月6日,寧德時代位于德國圖林根州的首個海外工廠獲得8GWh電芯生產許可,該工廠規劃產能為14GWh。這也是中國電池廠商首個投產的海外基地。

  4月15日,寧德時代發布公告稱,其控股子公司廣東邦普的下屬孫公司普勤時代,擬在印尼投資建設動力電池產業鏈項目。

  不斷向海外擴張的還有其儲能業務。

  2021年,寧德市場儲能系統產品遠銷全球35個國家和地區,涵蓋新能源發電、調峰調頻獨立電站、綠色礦山等多種應用場景。

  寧德時代基于長壽命電芯技術、液冷CTP電箱技術,推出了戶外預制艙系統EnerC,并率先在海外實現項目推廣和落地。

  2021年,其儲能系統營收達136.2億元,同比增長601%,增速位居3大業務之首,隨著其國內外產業布局的深化,儲能業務正在成為寧德時代新的增長引擎。

  寧德時代的擴張沒有停止,還選擇切入了新賽道——換電服務。

  1月18日,寧德時代正式發布換電品牌EVOGO。4月18日,EVOGO換電服務,正式在廈門啟動。到今年年底,寧德時代計劃在廈門投建30座快換站。

  雖然目前補能市場依然是以充電為主、換電為輔,但國家已開始大力推動換電模式的普及,奧動新能源、蔚來NIO Power等運營商換電服務同樣發展迅速。

  換電站“電池銀行”的逐漸成型,將會為寧德時代提供新的動力引擎,也能為車企提供新的選擇,減少電池成本上升帶來的沖擊。

  無論是產業投資的加速、研發鈉離子電池,或是發展儲能業務、切入換電賽道,都可以看出寧德時代尋求改變的緊迫。

  寧德時代有充裕的時間、充足的試錯成本,但其基本盤依舊穩固,后來者想超越寧德時代絕非短時間內能夠完成。

  結語

  一時的股價和利潤下跌傷不了寧德時代的元氣。

  市值下跌的不止寧德時代,諸如國軒高科、億緯鋰能等動力電池企業的市值走向與寧德時代極為相似。某種程度上來說,面對2020年以來的新能源及鋰電池板塊近乎不正常的猛漲,這是市場自發進行的階段性回調。

  企業在資本市場中見漲走跌,實屬常態,但誰也無法阻擋新能源大潮的到來。

  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辦公室里“賭性更堅強”的牌匾,已更換為“溥博淵泉”。

  他知道,寧德時代已過了需要賭運的階段。

新浪科技公眾號
新浪科技公眾號

“掌”握科技鮮聞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)

創事記

科學探索

科學大家

蘋果匯

眾測

專題

官方微博

新浪科技 新浪數碼 新浪手機 科學探索 蘋果匯 新浪眾測

公眾號

新浪科技

新浪科技為你帶來最新鮮的科技資訊

蘋果匯

蘋果匯為你帶來最新鮮的蘋果產品新聞

新浪眾測

新酷產品第一時間免費試玩

新浪探索

提供最新的科學家新聞,精彩的震撼圖片